如皋安定小学女教师

如皋安定小学女教师

二剂风邪全散,十剂全愈。 此方名为滋肝饮,实补肾以滋肝也。

当胃火之初起也,口必大渴,身必大汗,甚则发狂,登高而呼,弃衣而走,其势甚急,所谓燎原之火也,非实而何。倘不用白芍为君,单用柴胡、栀子之类,虽风火亦能两平,肝中气血之虚,未能骤补,风火散后,肝木仍燥,怒气终不能解,何如多加白芍,既能补肝,又能泻风火之得哉。

一剂痢止,盖荜茇最能顺气,且去积滞更神,入之于归、芍之中,更能生长阴血。古人有用上涌之法而效者,有用下泄之法而亦效者,然皆非善法也。

初则偶尔游行,久则夜夜出汗。夫酒能生热,热甚则饥,非饱餐则不能解其饥,然多食则愈动其火矣。

一、二服便能止,泻止不必多用。 再服一月,梦遗自遗均愈。

治法乌可纯治外感哉。用此方以解酒毒,则脾胃有更苏之气。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