易博包网

易博包网

平素所服之药,宜热不宜凉,其病偏于凉可知。而又伍以白蜜之凉润,小粉之冲和,熬之如粥,服后能留恋于肠胃,不致随下利泻出,自能徐徐敷布其气化,以清三焦弥漫之热也。

第三疑∶在太阳下编五十四节。白昼咳嗽不甚剧,夜则咳嗽不能安枕。

向以为病本不治,非用药有所错误,今观先生所用之方,乃知前方固大谬也。心伤,上之不能充量输血于脑,下之不能充量输血于肝,脑中之神失其凭借,故苦惊喜忘,肝中之魂,失其护卫,故夜不能寐,且肝中血少,必生燥热,故又多怒也。

投以大剂白虎加人参汤,以生山药代粳米,又为加连翘二钱,蝉蜕一钱,煎汤两盅,分数次温饮下。而愚在奉天时,得其地相传之方,凡用其方者,服后即脱然无累,百无禁忌,真良方也。

夫脉浮宜汗,脉数忌下,人人皆知,况其脉浮数并见而竟下之,其病不愈而脉更加数也必矣。其脉关前沉而无力,右部尤甚,至数稍迟。

<篇名>90.论治疔宜重用大黄疮疡以疔毒为最紧要,因其毒发于脏腑,非仅在于经络。尽剂后,少进饮食,泻痢亦少止。

Leave a Reply